服务咨询电话:
当前位置:主页 > 葡京官网 >

轻装信息化是理解数字经济的技术基础

作者:葡京   时间:2019-06-04 13:43

2019年北京部委央企及大型企业CIO年会于1月12日在北京开启。大会邀请了约150位来自北京部委、央企和知名企业的信息高管出席,围绕“数字化转型的实践落地”,共同探讨数字经济下政府部门和大型企业在政府职能转变及企业业务变革方面的全新机遇,为企业数字化转型出谋划策。



政府信息化专家 李广乾

 

以下是现场速记。

 

李广乾:非常高兴来到会议现场,感谢范总,感谢秘书长的邀请。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单位比较特殊,是国家智库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他的主要职责是研究国民经济和经济发展的战略紧迫的问题。我2010年来到国务院发展中心从事信息化的研究。我主要先做电子政务,接着做电子商务,最近这些年一直做工业信息化。我的研究成果,可以向大家汇报的是,对国家的发展还是发挥了很大的作用,电子政务研究的一些成果,现在像电子政务和电子门户网的教材大部分用的还是我的定义。另外一个成果是跟每个人都有关的就是二维码支付,刚才董总也谈到了2011年、2012年鸥波发展很快,当时最大的一个环节就是二维码支付,就是支付环节,把线上线下串起来。在2011年、2012年二维码支付的发展非常迅速,400%的增长,简直是海量。后来人民银行不让他们弄了,专门给阿里、腾讯专门发了文,说你们不能再用二维码支付了,再用我们就要进行执法了,这个时候我们做了一个调研,针对二维码支付的使用情况,特别是安全情况做了一个研究。我们觉得停止二维码支付对我们的信息化会带来影响,所以我们写了一个报告《尽早重启二维码电子支付业务促进我国电子商务网快速发展》,后来我们的报告得到中央领导批示,人民银行就放行了二维码支付,这四五年大家都看到了二维码支付对社会无比巨大的推动作用。

 

大家知道,工业互联网平台风起云涌,现在所有的大企业,不说自己做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就觉得自己落后了,我也参加了好几家大型互联网企业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发布会,工业互联网平台也是我的一篇报告《尽早启动国家国家工业互联网平台项目》,我把工业互联网平台看做人类命运发展的革命。当时领导和专家觉得我的报告太超前了,对中国还不太合适。有幸的是我的报告得到了中央领导的批示,要求加快推进中国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发展,从2017年开始中央就推出了政策,2017、2018年这两年工业互联网平台在整个工业制造业领域带来的颠覆性的影响。从信息化的研究来看,我很自豪,信息化有很大的发展,很多发展跟我的研究有密切的关系。

 

我现在介绍的这个题目叫“情状信息化是理解数字经济发展的技术基础”。刚才好几位企业界的同仁都谈到了相关的概念,比如说理解信息化、数字化转型或者是其他的概念,我这边要从理论上,结合我二十年对信息化的研究,个人怎么从理论上、战略上认识。我简要的谈四个方面。

 

第一方面是背景。最近这几年围绕着IT和信息化的概念特别多。自己琢磨了一下,大概有二十五六个概念,第一个是以数字城市为主题,第二是以信息经济为主题,第三是新一代信息技术所带来的信息变化包括业物转型,包括数字化转型,另外是“互联网+”,这里面带来了很多说法,对于普通民众来说这些概念是搞不清楚的,不知道互相有什么相互的关系。刚才骆总也谈到了,企业要从数字化向信息化、向智能化转型,但是这个概念之间根本上,从学理上来讲信息化是一个底层的概念,从人类最初对于信息化的研究来讲,后面谈到了。大家对于它在理论上有一个比较成形的说法,但是我们这些年来各种各样的概念冲垮了我们原来理论对它的认识。这几年数字经济讲的最多,当然中国人对数字经济用的很少,也就是2016年才开始用,但是在西方、美国数字经济概念用的很多。在1994年的时候,特别是1993年美国副总统提出“数字高速公路”之后就提出了数字经济,美国商务部每年出一个数字经济的报告,所以这个概念在西方很多,但是在中国用的比较少。中国人开始用数字经济概念是2016年杭州G20峰会,,发布了一个《G20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在此之后数字经济在各行各业得到了应用。

 

对于概念,我觉得仍然要从本源上谈一谈到底应该怎么样科学合理的认识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对我们有很大的影响,因为我们这些年在信息化构建了一个科学合理的框架。“信息化”这个词是在最早上世纪1963年日本学者提出来的,信息化是指通讯现代化、计算机化和行为合理化的总称。中国在80年代对它没有什么感觉,因为我们工业化很落后。到了1997年,在1993年大家觉得信息化很重视,国家层面构建了一个信息化的模型、框架。我们把信息化分为六个要素,六个方面,现在把网络信息安全加上了,应该是七个方面。信息化要素是指导我们国家二十年来基本的思路,所以很多机构都是以信息化开头的。